你的名字

  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每千年回归一次的彗星造访过一个月之前,日本飞驒市的乡下小镇糸守町。在这里女高中生三叶每天都过着忧郁的生活,而她烦恼的不光有担任镇长的父亲所举行的选举运动,还有家传神社的古老习俗。在这个小小的城镇,周围都只是些爱瞎操心的老人。为此三叶对于大都市充满了憧憬。
然而某一天,自己做了一个变成男孩子的梦。这里有着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朋友。而眼前出现的则是东京的街道。三叶虽然感到困惑,但是能够来到朝思暮想的都市生活,让她觉得神清气爽。另一方面在东京生活的男高中生立花泷也做了个奇怪的梦,他在一个从未去过的深山小镇中,变成了女高中生。两人就这样在梦中邂逅了彼此。
end!
  PS:首映一定去看!

more >>

一见容止误终身,不见容止终生误。

  。一面是秀致少年眸中不可度测的深渊,一面是风流公子唇边放浪不羁的自在。绿竹疏影里棋子错落,高山曲水上诗句流觞。
谁人低回吟唱:有匪君子,如圭如璧。谁人冰心凛冽?欲求知音,而不可得!幽回的清雅与洒落的狂放间,楚玉踯躅而行……
将离,离不开千回谋算,欲散,散不去百转情愁。风声鹤唳,杀意逼戾,新人旧故,谁笑谁哭?生死交关,不妨相随,脉脉暧昧,水落石出。死亡流离,分别相聚,楚玉从无有边际的迷茫困顿中缓步走出……
四面梦歌声中,终焉消散,天下棋局,谁来操盘?始终不变的,只有这个时代——离丧与自由并存、放纵与傲气共生,靡乱而浪漫、华丽且张扬的时代。
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这是爱的尊严。雪地青丝,一半铭记,一半遗忘。决然舍弃的那一刻,反而成就另一个开端。可以断去青丝,却断不去相思;可以握住双手,却握不住真心。红豆南国,愿君采撷,此物最相思。心本如镜,因爱生忧,因爱而生怖。刀锋、赌局,江山、楚玉谁轻谁重?七情沙场,爱恨情仇,孰是孰非,胜固欣然,败也从容。生离死别,是束缚,还是解脱?时光缓缓流过,至少,我们依然活在这个时代——这个离丧与自由并存、放纵与傲气共生、靡乱而浪漫、华丽且张扬的时代。

more >>

向来缘浅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既然萧瑟起,何以笙箫默。
如果、不幸福,如果、不快乐,那就放手吧;如果、舍不得,如果、放不下,那就痛苦吧。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

more >>

凡碧雪

  故人心已倦,花开似旧颜。却,真真是陌颜。
恩怨奈何俗事迁, 命途天定见谁怜? 孤独傲立仙魔外, 落魄徘徊正邪间。 有恨难偿生生债, 多情可叹世世缘。 浮华身后图一醉, 狂笑不归为红颜! 人活在世上,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还是张小凡的时候,他愚笨老实甚至有一些软弱,然而他却有一颗超凡倔强而又坚强的心。他因为一场血光大劫在极度痛苦中幸运的进入青云门,然而他 又因为极差的资质而受到众人的冷落。他曾以低调的姿态活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他又用他的善良淳朴打动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他因一次意外得到这世间至邪至凶的法宝“噬魂”,这使他本该平平常常的命运发生了奇迹般的转折。千年后,天琊和噬魂第一次擦触的时候,那历世不灭、纠缠千年的恩怨在天地间重现。那一头是身着白衣的如雪女子,散发蓝色幽光的天琊神剑,是仙子一般的姿容。这一头是张小凡的平凡,“烧火棍”的黯淡……是谁在生死危机的时候停手,又是谁因为谁产生了缠绕一生的羁绊? 那一身如水绿衣少女,那一夜冷雨相依温暖,那一声翠铃响诛仙神剑发威。张小凡带着碧瑶离开了青云,也离开了以前那个“张小凡”。十年,让一个软弱的张小凡成长为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厉。十年,也让陆雪琪和她的天琊在小竹峰后山舞了十年。十年,谁的眼泪又为谁而流…… 十年间的守护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情还是义。他所苦苦追寻的,正是周一仙一生也悟不透的轮回。轮回,一声脆铃响来了又去。轮回,他在草庙村去了又来。
雪,世间最纯洁的事物,纤尘不染,借喻白色、高洁。 琪,稀有美玉,借喻珍贵、美好。 她清冷如霜,宛如九天仙子,清丽脱俗,潇洒绝尘。一柄天琊神剑,一袭若雪白衣,绝世倾城。她却爱上那个平凡少年,在其更名鬼厉入魔教后仍在望月台夜夜剑舞舞尽痴情,用宝贵年华去赌一个不确定的重逢,用自己的余生去等一个没有承诺的未来。爱上身份对立的人,她便注定要历经诸多磨难。转身一个十年,再次见面,他们已是正邪两立。再不忍,她还是拔剑面对了深爱的人,将自己的脆弱,隐藏在冰霜般的外表之下,只是自己默默的承受所有的压力与痛苦。他们不断的相遇又错过,然而命运始终将他们紧紧系在一起,无论相隔千山万水,都在牵引他们回到彼此身旁。她那绝世容颜和只为他一人绽放的温柔笑靥,以及那笑容背后的执着与淡淡的哀伤,早已成为他一生中,不可磨灭的印记。多少风雨都并肩走过的他们,一回首,仿佛穿越了千年的光阴,那最后凝眸,默默诠释着这份生死无阻的情意。沧桑过后,他握紧了那双生死与共的手,与子偕老。 弱水三千唯爱雪琪,她就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女子,是我们一生读不完、亦品不尽的女子!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她抬起头,凝视着张小凡的眼睛,轻轻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她说你有危险,哪怕用我的命去换,我也甘愿;她说跟我走吧,去哪里都可以;她说你在那古井,看见了什么?答,你说什么?答,我不能走;答,那古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你们都想知道?可他又说,下次见面,我告诉你……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谁曾想到,一别将是永远,若知道了将会发生的事,今天的决定,又会是怎样? 信念、信仰,瞬间被摧毁,他绝望的崩溃,他的心即将被那魔性侵蚀殆尽。天下之大,他却只能相信她。那一双温暖的手,她只想牵着他离开这痛苦,去到那没有纷争的桃园,可是挡在他们面前的,却是那漫天剑雨。谁在惊呼?谁在颤抖?谁又绝望的望着天空?天地黯然失色,唯有那一抹水绿随风盈动,他撕心裂肺的吼叫,她却只是回眸淡笑,衬着那一行悲痛欲绝的血泪,凄美而凄婉。她放弃了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她说死也跟他在一起,结果,她食言了,她说她只希望小凡好好活着,终于,她做到了…… 他暗自低语,在古井中看见的人——就是你,那代表什么?不知,他只希望那女子,可以亲耳听见,可那女子,却只是含笑而睡,她再也无法知道,男子心中的最爱便是她。因为放不下他,所以放下了,她这般静静的躺着,柔柔的笑着,在她痴情唱起的刹那,他的未来,便再与她无关,将来谁与他甜蜜,至少不再是她,可她,依然笑的那么甜。或许,她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会永远在阎罗地狱,为他默默祝福。 这就是水绿身影、笑容明媚的碧瑶。一个叫碧瑶的女子,一个叫张小凡的男子,耗尽了光阴,演绎着这样一场悲凉凄美,却又无法言喻的玄幻神话。

more >>

恋诛仙

  故人心已倦,花开似旧颜。却,真真是陌颜。
用几近半年的时间将《诛仙》看完,纷纷扰扰,感触不少!拥有过牵手﹑分手﹑太多的理由;伊人去泪水流,那一片痴狂为谁留! 曾经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自幼父母双亡,仅留脑中的一片记忆,也只是与儿时玩伴共同嬉戏的场!仅此而已,却让他回忆了一生…… 《诛仙恋》是任贤齐专为那本书而作的一首歌。每次听,都有每次的感受!任贤齐,用他那平凡的嗓音,唱出了诛仙里的那一抹情殇!MV里张小凡的扮演者任贤齐,一身素妆与同样一裘白衣的碧瑶,含情默默,演绎着那段武侠小说里的诛仙恋!雷声伴着雨声,在歌的头曲和尾声,那一场雨,下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泪如雨下,已分不清哪些是雨,哪些是泪…… 听着《诛仙恋》,看完了《诛仙》;一本书感动了很多人,同时一首歌打动了很多人!而他只是其中的一个…… 在有点悲凄的歌声中,他为碧瑶的沉睡而伤感,为张小凡的执着而感动,更为那段感情而感叹!书中张小凡由鬼厉的转变﹑鬼王宗对青云山的几次围剿;焚香谷里,正派为了捍卫正义而做出的牺牲!合欢派金瓶儿对小环的那份纯真的姐妹情感和刚开始张小凡对同门师姐的那份天真的暗恋情愫,一直延续到碧瑶的出现…… 由于魔教与青云门的对立,使张小凡对碧瑶一再推却,直到在那一次山洞里的相濡以沫,他开始对碧瑶渐渐转变;可最终的转变,还是那一次围剿青云门的厮杀中,威慑天地的诛仙剑阵中,碧瑶为他挡下的那一剑,也就是在那一剑之后,碧瑶开始了沉睡,从此张小凡消失了,鬼厉出现了…… 鬼厉,鬼王宗的副宗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从籍籍无名到万人膜拜的转变,从正到邪的转变!为了碧瑶,去南疆﹑杀兽神﹑夺朱雀﹑大闹焚香谷,他为她付出所有…… 在南疆,他终于找到了那位长老,长老用巫法催动摄魂铃,那一刹那,两个人的心颤动了。鬼厉与鬼王,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两个人;长老用尽了最后一口气,摄魂铃缓缓落下,铃住人亡,一切都没有改变!同时两个人的心就此冰封了…… 陆雪琪,一个在最后照顾了张小凡(不,应该是鬼厉)的女子!也是有着一腔的热情,很是执着……就像当初对她师姐那样!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公平,最终他们,谁也没跟谁在一起,书中也没有交待,也许作者也是怜悯碧瑶吧! 一把乌黑的烧火棍,一只猴子一直伴随着他,他到底是张小凡,还是鬼厉呢? 诛仙剑断,神似情殇!浊酒一杯,淹没了爱恋;冷冷雨中,泪不止…… 时光转,今夕何年 风已吹散了云烟 却出了曾经断情的剑 到底谁情愿 ………
PS:铃铛咽,百花凋, 人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

more >>

仙剑奇缘

  那些生生世世,缠绕苦涩,漫天遍地地在我眼前盛开出血红的彼岸花,却、一眼就花落。
故人心已倦,花开似旧颜。却,真真是陌颜。
那种心情,就像是少年纵马,驰骋于红尘紫陌,所有的鲜艳繁华尽在眼睛一一掠过,终了,皇城之外,浅浅的平淡盈盈目前,却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惘然,不知如何是好,就……完了么?就是这样的心情。
花千骨。看它(她)的感觉,就是一日将红尘踏遍,从此再见绝色,都是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感。
它,无愧于师徒恋巅峰之作之名。如此能让我唏嘘不已的小说,少之又少,太多的经典,都在它面前失尽了颜色,我想,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不会再看小说了。。
我爱花千骨,真真切切地心疼她,从一个怕鬼的孩子,一步步,遍体鳞伤地意外成为妖神。这定然不是她所期许的。她的愿,不过是一袭白衣一抹欢颜。恨岁月不宽宏,直至身死心死,却终归未得他一心信任。
求之而不得,求之而不得,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可纵横世间逆转乾坤,又如何?
初见总是那么美好。所有的悲伤,所以的背叛都寂静地蛰伏,还未露出端倪。
后来啊,后来,赠宫玲,与断念,绝情殿默默相守,你不知,你不知,情根深重的痛,那难以挫灭的眷念,沁入骨血,除非六魂灭,七魄永散,难忘。
断念难断的痴情,在错身的一个轮回间,心甘情愿地落入万劫不复。
花千骨,本是无情无欲贪念之人,是他,长留上仙白子画,让她懂了情之一字。
霓漫天将绝情池水洒在她的身上,噬心腐骨的痛楚、寸寸都是因了深情。毁了容颜呵,连嗓子也哑了,心上唯一牵念的,却是要白子画,原谅自己。
后来,
“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十七个窟窿,满身疤痕,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十六年的囚禁,再加上这两条命,欠你的,我早就还清了。” 宫玲和她的心,终于一起碎了,碎在了白子画的一剑穿心。
碎了的心还能再碎么?能的。
你怎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伤我?当匕首再度深深没入血肉,我多希望,对你的深情,能和血液一起流失。
蛮荒地狱。生不如死!哼唧兽,是你给予我的守护,我却不知,只那么,深深地痛恨,却不悔。
“错了就是错了。”
你说。
最后,是时间所有人逼得她化身为魔!
杀阡陌——
“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
最终却被伤得沉睡不行,寂静如死的无双容颜!心心念念守护她小不点的人,却被害的这等地步!
东方彧卿——
“骨头,不要死,听我的话,不要死。就算这世上没人爱,你也要好好爱自己…… ”
爱她疼她,为陪她一年,不惜向来世借命,终为她不得好死,血肉尽数化作碎沫!
糖宝——
她的血肉所化,却为了就她,尸骨不存。
轻水——
她以为的一生挚友啊!却叛了她,恨了她!
痛!怎能不痛!
恨!怎能不恨!
是这世间弃了花千骨,那花千骨便负了世人又如何?!
这世上,已不再有能暖我之人了啊!
于是,妖神出世,众生蒙难。
小骨终于长大了,没有人可以永远做个孩子。
紫衣曼妙,冷暖自知。
可,知了又如何?世间已不再有她眷恋之人,
她,累了倦了。
竹染送她成打男子,可小骨不要。
是了,她是妖神,逆天之神,世间男子,只要她想,谁又能拒绝?她一生一世,所求所为所贪,不过只一个白子画。她,轻而易举便可以得到了的罢。
他在身前,他在怀里,他在榻上,他在心上呵。却,舍不得,舍不得折辱他。明明是你啊,白子画,明明是你将我伤得刻骨。
“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十七个窟窿,满身疤痕,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十六年的囚禁,再加上这两条命,欠你的,我早就还清了。”
白子画。你好生心狠、怎能伤我至此。
血染尽诛仙柱,长困地狱蛮荒,横霜断念没柄。一步步,让我再不能回头!执念太深,断念已断。
“我努力了那么多年,却从来都是不懂你的。现在,不需要懂了,也不想要懂了。”
冷冷地,望着他,目光像碎了的冰。
可、小骨却不知,他拼了性命封了她身上的妖神之力,他替她受了六十四跟消魂钉!
他,他手臂上绝情池水的伤痕,宁可削了骨肉也不肯再见到的伤痕,是为小骨而在,为小骨而疼。
小骨,当你抱住已成凡人的他——白子画,你是何感想?!
你看,他的身体再不复曾经冰冷,暖暖的。可惜你的体温却温暖不再。
你看,你明知他会对你不利,却舍不得,舍不得再离了他。
你看,你不能信你,茶盏掷伤了你的额头,血流如注。你不哭不闹不生气,只除了忧伤难掩。
可、连墨冰仙都怜她了,为何啊为何,白子画你还不能怜我?
果真是铁石心肠吗?果真是孤绝无情吗?
花千骨,哪有自己说的那么冷血呢。
爱一个人,早已成了习惯。最终你原谅天下人,却不肯放过一个白子画。
“白子画你以为死就可以挽回一切了吗?我没有师父,没有朋友,没有爱人,没有孩子,当初我以为我有全世界,却原来什么都是假的。爱我的,为我而死,我爱的,却一心想要我死。我信的,背叛我,我依赖的,舍弃我。我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只想简单的生活,可是…… 是老天逼我,是你逼我!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回得了头么? ”
宿命难违,天意作祟。你们叛我!老天逼我!
我,无路可逃!无路可走!
为了你,我一无所有,一无所有!身上心上无完肤!
我曾以为我有了全世界啊!全是假的!全是假的!
“白子画,今生所做的一切,我从未后悔过。可是若能重来一次,我再也不要爱上你。”
再也不要,再也不要这样无望地追逐啊!像是迷路在无端旷野的孩子,像是被世间遗落的一朵杨花。
如果可以,我不要再爱你,并非是畏了绝情池水的痛啊、是畏了你冷冷的目光!
“白子画,你其实从不信我,你只信自己的眼睛。”
神农鼎,是我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可,你仍不信我。
刃染血,伤透骨。
被你亲手杀死,也好吧。
“白子画,你还是不肯爱我么?”
她轻轻的言语碎了,她说,你、还是不肯,爱我么?
分明字字泣血。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随我而去?!!
你!没有资格!
“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
生生世世,我不要你忘了我!
要你不得解脱!要你不入轮回!
要你带着永世不灭的负疚,追忆我。
最后的最后。如果可以、请让一切尽付笑谈,回到起点。
我甘愿舍了性命,做回最初你身边那颗小石头,不做飞鸟不做太阳,不要自由不要力量!
不是不想生生世世与你纠缠,可是请原谅,原谅我最终也太爱太恨你,原谅我只求被你亲手杀死,原谅我不肯允了你的追逐。
只因为,没有如果。
子画师傅,那句话,我从不曾与你说过。那便是,我爱你,沁入骨血,锻入魂魄地爱着你。
子画师傅,小骨依旧还记得初见时的一眼惊艳,那时,我迷了清眸,懵懂地问,也不知是问你还是问自己:
“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否有见过你? ”
PS:她的爱或许有些卑微却从不自贱,或许有些任性却从不自私。爱上师父,是她错了,可是她错得无怨无悔。她对他从来都没有任何要求,也不想让他知道,只想安静的陪着他。可到了如今,她连这个最简单的愿望都没有了。只要他好,她可以离得远远的,与他再无瓜葛。

more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我不知道,现实中是否存在着这样的爱,可以叫人如此生死相许。
  夜华,一个只懂默默付出的男人他不求任何回报,若真要说有,也是白浅的爱可当他误以为以得不到她的爱时,他还是一无反顾的付出着,甚至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在他眼里,自己的所受的苦,所受的伤,根本不值得一提,地位尊贵他,每天有那么多事,关系着茫茫众生;可却可以照顾得他和素素的孩子,如此细致也许素素不在的三百年,他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阿离身上,就像他不准素锦碰小孩一下终于他和她再次相遇了,可是她不曾记起,她忘了可他还是一样的爱着她,一样的烧饭给他们吃。
  在一次次被她的无知言语,行动所伤之后,他还是没变。他做所有事情的唯一冲动及其目的就是:保护她,不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哪怕这份守护要倾注他的全部,终于他们相了……可造化弄人,他在凡间芸芸不知的时候,她却记忆起了她的前世。
  她恨,源自于爱太深,终于再次回来,可是她没有给他任何的解释机会,他一步未挪,等了不知多久,换来的却是她头也不回的走掉,没有关系,他只想保护她,只想不让她再受伤。于是他只能这样卑微的跟着她,得知她要去对付恶魔时,他没有任何思考,没有思考自己那时的神力根本对付不了恶魔。就困住她,代替她去迎战,终于,他即将死去,倒在她的怀里,此时,他无悔,他欣慰他的她没有受伤,此时他多么想让她不要忘了他,不要忘了他们的之间的情感。可最后,在他弥留的最后,他放弃了,他选择了让她忘记,因为爱,因为不想她再为他流泪……
  他死了,其实她早已随着他走了也许苍天有情,在三年后,他的复活,让她开心,紧张,不知所措。看到这里,当时的我很好奇,他们再次重逢第一句会说什么话,终于她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浅浅,过来!
  刹那,万物失色,在历经总总之后,他和她终于再次看到彼此,终于他们之间没有恨,没有遗憾,没有遗忘。有的只是……爱三生三世,那唯独不变的爱。
  记忆可以封存,可心有时也会背叛,忘得了前世情缘,忘不了桃林十里,亦忘不了十里桃林中玄衣的少年。

more >>

似水年华

  回想几年前看着大家一个个的离开,总觉得寝室少了点什么有点难过,回想现在。
  四年的时间,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尽头!
  曾经是多么的盼望着早些离开校园、离开宿舍、离开课堂、离开书本……离开学生的称呼……,但到了真正不得不离开的那一刹那,才知道,自己对这片土地是多么的留念。在这里,留下了我最最美好的回忆和记忆。
  初入校园,对什么都如此陌生却又好奇,于是凭着各种兴趣选择了各种生活方式,体会了各种成功和失败、辛酸和汗水、苦涩和甜美;在这里,竟然悟到了不用怎么努力却也会有不错的成绩,但最终自己却会很伤心,大学四年好象一无所获;在这里,认识了很多的人,有的成为了朋友,有的只是擦肩而过,有的甚至会对彼此吝惜一个微笑;在这里,有欢笑和争吵、甜蜜和苦恼,还有种种无奈和叹息。始终认为自己很努力,很珍惜,但为何到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还会有这么多的遗憾?总是回头想,这件事如果那样处理会更好,但已无济于事,上天不可能再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即使真的重新来过,可能结果还是这样。生活总是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甚至在前一天还感觉是理所应当、无所谓的,但今天就要离开,突然才感到了太多的无可奈何,感叹为何不生活的更有意义。
  其实人生真的无所谓对或错,就象我每天几乎都在寻找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古风?动漫?亦医学,到底什么才是我所喜欢的我所向往的生活,我也很茫然),但我的同伴们却每天重复着同一样的日子,有的人会羡慕我,有的人却很不以为然。有时我会很羡慕整天学习的同学,他们真的在大学时段学到了很多的专业知识,但有时我又会很不屑,鄙视他们错过了很多更精彩的东西,但仔细想想,却真的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生活才是对的,才不会后悔。我想不管是象我这样不学无术的人或那些闷头苦学的同胞,在毕业的时候都会有遗憾,都会想尝试另一种生活。
  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时间可以解释一切,时间可以成就一切。
  四年,想想很长,过起来却是如此短暂,往昔依旧,眼前重复的竟然是四年中的光景,最可怕的是,记忆丝毫没有模糊。这才重新感叹,时光荏苒。
  四年前第一次走进校门的欣喜;第一次住进集体宿舍的无眠;第一次在外面上网玩到晚归,第一次和朋友出去聚餐;第一次和朋友们去旅游那时候真的好开心;第一次在一天之中独立处理N个问题,却还算顺利;第一次看古风小说,竟然感动的自己哭了好久;第一次,第一次,第一次……四年中有太多的第一次,每次都会发生什么、改变什么,每次都是很努力才会做到,每次过后都会兴奋很久。如今往事已成往事,很多事情已做成了习惯,很多记忆已成永恒,很多美好已经定格。思维很乱,想到很多却不知如何描述,更不知从何处下手。
  记得四年间我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每天下完课后在学校的田径场上的草坪静静的坐会,可是到结束一共也没去过几次可能是内心中总想有个人陪着自己,想想那时候太容易满足了。如今的草坪依旧,人却变得好现实。
  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站在相机手机前,现在却格外的渴望,甚至不放过身边的每一个朋友,希望籍此能留住点点随手可得的美好;以前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别人闲聊和瞎扯淡,现在却总想拿起电话,哪怕随便找个朋友聊聊过去;以前最不喜欢学习,现在真想回到老师上课的课堂去(一个教室,一个大班),印象中好象还没有安安静静的在那认真的听过几次课,不觉间却觉得给我们上课的的老师格外的亲切丶和蔼。
一切的一切都成往昔。
  记忆中留下了好多的片段,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留恋。
  微风吹起,时间也已跨越整点到了明日。四年时间,不知不觉已到尽头,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带着美好的记忆迎接明天的太阳!
  而今年的这次聚会,然而让我感觉没有以前的那种熟悉,这种熟悉中的陌生让我感觉很难受,是啊!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圈子,不像以前那样纯真,推心置腹,珍惜当下,且行且珍惜!
end!
  我觉得我就是爱怀念过去、多愁善感、又对前路迷茫不知所措的家伙,总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不对劲儿,想着要做些去改变,但不管你怎么去想,好像最终结果都一样,因为生活无法一下子发生巨大的变化,只有每天一点点,一点点细微的变化在身边发生着,平平凡凡,平平淡淡,这就是大多数人的生活,有点枯燥乏味。追忆似水年华,到了分别的时候又更加不舍。

more >>

记一次与老师的对话

  时光飞逝,眨眼见又几年过去了!
  遥记的实习伊始,记得有个老师对我们说“你们的父母怎么想的,让你们跳这样的火坑。”我们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有当真。可是后来我们真的开始有点失望了。应该说大部分医生并不像很多媒体报道的那样黑心肠,我所看到的老师们90%以上都是对病人负责的好医生。不过可能站在不同的立场和不同的专业水平对“负责”这两个字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好多老师已经做到主任了,周末的早晨仍然来查房,小医生就更不在话下了,一个星期能谁上一个囫囵觉已经是很大的奢侈了。我们的学校对附属医院的医生要求很高,很多主任老师都是一边管临床一边搞科研一边还要负责教学,虽然这样的体制很不好,往往让医生劳心劳神还得不到好效果,但医生的辛苦可见一斑。可是很多病人不理解,尤其是媒体的渲染更让他们不放心,他们总是担心医生黑他们的钱,医生的每一个处理都必须搞得明明白白,殊不知我们这些学了好多年的医学生还不能弄懂每个处理的理由,要向他们解释清楚真的是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所以我看到很多上级医生都必须花大量的时间用在解释和沟通上,一天上班10个小时(早上8点到下午5点,住院医生中午是不休息的),一半的时间用来做文字工作(记病历病程,中国的这个东西也是很变态的),再四分之一的时间用来解释,还有很多其他琐碎的事情,真正能用来学习充电的时间很少,病人们,这一点你们也要想一想。
end!
  现在想起来,当初老师说的话很对,让我受益良多,感谢您,一入医学深似海,从此不能回头!

more >>

锦鲤抄

流年匆忙,对错何妨?

  ——题记

  秋叶款款飞,胜若落寞无依的枯叶蝶,以多情的弧度舞落。我轻拾一片脉络,细数其间看不透的沧桑,经年已过,如今又为何感伤,孤云漫无目的地流浪,我暗自猜想它们该归去何方。蹙眉,荒草覆没了古井枯塘,昔日的容颜欢笑已不在,徒匀散,一缕过往。
  晨曦惊扰了陌上新桑,风卷起庭前落花穿过回廊,浓墨追逐着情绪流淌,染我,素衣白裳。执笔同你书尽人世芳华,墨迹犹存。而如今我唤你,你为何不应答?锦鲤。
  犹记得那年午后阳光正好,林间稀疏流光斑驳出缭绕的潜影,流水潺潺,恰和琴音。我独自抚琴,手指若行云流水淌出华美的韵律。陌上花开,花不醉人人自醉,我不由沉醉于此情此景,翩若惊鸿的面庞,嘴角轻扬,异常迷人的弧度。兀然,不协调的旋律打破我所营造的安宁,回眸,微颤的睫毛下泪珠悄然。
  栀子正盛,芒刺却万分怵人。我挽起衣袂,拨开毕露锋芒的杂乱叶脉,一方浅洼映入眼帘。纵横沟壑夹杂着新泥,一条赤色的鲤鱼跃动着挣扎,鱼鳍被芒刺洞穿,丝缕血液浑浊了我的泪。
  不顾一切地快步跑到它身边,飘扬的丝带已被撕扯成绫缎,本应和煦的风此时愈发狂躁,凌乱了我的发梢。双手轻轻地捧起它,我不禁暗自感到诧异,它好温暖。
  置爱琴于不顾,我静默地聆听它的心跳,用右手为它挡住不安的风,一路小跑到家,莫名律动的心才渐渐安静。
  竹屋幽悠,我用发髻挑去芒刺,又为它敷上前些时日采的药草,不忍看它孤身再入汪洋,出于私心,我把它投入屋前的一亩方塘里。这条锦鲤真的好美,悠然的弧度毫不矫揉造作,鳞片上的泥渍被水花亲昵地吻掉,色泽纯粹且不突兀,不知不觉间已被吸引,见它于莲叶中游弋,沉醉几许,方才想起我遗落的琴,来不及梳洗,快步跑回林间,看见琴弦安然,我才放下心来。
  已是些许时日了,我的生活虽贫乏倒也安宁,闲暇的夜里便席地而坐,抚琴邀得明月徘徊凌乱舞,看锦鲤戏莲,轻吟无题诗作,悠哉乐哉。
  “风月多情,月弄风情风弄月。”凝视着那轮姣好圆月,我不由得脱口而出。
  “韵曲传味,曲生韵味韵生曲。”
  曼妙的嗓音缭绕耳畔,迎面走来一个我素不相识的翩翩少年,他身着妖红色罗衣,长发以竹髻束起,美瓷般的皮肤细腻若雪莲,明亮的眸子里似乎有一池春水,为那胜似桃杏的脸颊平添摄人心魄的目光。他的姿态闲雅,栏外庭前,芙蓉月下妖娆万千。
  我默默地注视着他,良久,开口道:“吹开一径秀,记作烟霞流此壑。”
  “拾得满山翠,匀成水墨画斯亭。”
  “好,我真是自愧不如!”我笑着对他说,可他只是浅笑盈盈,微微颔首让我不由得呼吸一紧。我总觉得他很熟悉,可是又愈发难想起。
  自那以后,我们时常相伴共吟,夜色朦胧如诗,与月惺惺相惜。我俯视方塘,寻不见锦鲤的影子。
  风吹过庭院,杂草勾勒出鬼魅的风姿绰约。
  “菱草随波空有角。”
  “莲蓬出水自多心。”
  他的笑容胜似夏花,明媚得像要召回春天。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眼底有抓不住的哀伤,既然他从未提及,那我也徒是猜疑罢了。
  “望断天涯,何处秋风排雁影。”
 “吟开墨迹,一窗月色动芳魂。”
  琴音编织着如梦似幻的美妙,若日夜向往的梦里蓬莱,月光轻柔地包裹着他,有时我甚至在想,那是不是幻影,可我屡次否定,只因他的只字片语都那么真实。
  “锦鲤抄,恰是珠帘才上卷。”
  回望,依旧觅不到锦鲤,心底的失落久久挥之不去。对句未出,我抬起头,他分明,分明在流泪。
  “火花劫,怎堪月影又西斜。”我困惑,闭上双眼,感受他所描述的意境,待我再睁开眼时,已无人。
  庆幸锦鲤尚在。
  静卧于床榻,忽视内心的不安躁动,喃喃吟唱为它所作的一曲《锦鲤抄》。
  “阳光微凉,琴弦微凉,风声疏狂,人间仓皇;呼吸微凉,心事微凉,流年匆忙,对错何妨。”
  烈火肆无忌惮地吞噬竹屋,叫嚣着的火舌舔舐我的发丝,肌肤被灼烧的疼痛令我绝望,锦鲤,锦鲤,我无力地呼喊着,虽然我知道,这是徒劳。走向死亡边缘,何必再说回去的话呢。但我分明看到他在火海里向我伸出手,亦假亦真我无心猜想,眼前的影子变得模糊,我不甘地倒下。
  朦胧中,我看见他被火焰灼烧,红色罗衣和烈焰相依相融,他的眉眼,他的神情,一点一点被吞噬殆尽。升腾的热流里,他闭上双眼,蜕为锦鲤。
  不——
  锦鲤啊——
  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火花描摹容颜燃尽了时间,别留我一人,孑然一身,凋零在梦境里面。
  回忆终了,如是深秋,可锦鲤,如今我唤你,你为何不应答?屐齿轻踩着烛焰摇晃,所有沉默喧嚣都描在画上,你的眉眼,你的神情,我一直铭记不忘。
  “灯花微凉,笔锋微凉,难绘虚妄,难解惆怅;梦境微凉,情节微凉,迷离幻想,重叠忧伤。”
  原来诀别是因为深藏眷恋,你用轮回换我枕边月圆,我愿记忆停止在相识那天,随繁花褪色,尘埃散落,渐渐地,渐渐搁浅。
  锦鲤啊,现在,我以这断句残篇向岁月吊唁,愿萤火收敛我的悲伤。
  你看,又是花好月圆夜,今夜星辰,孰陪我欢笑。
  “锦鲤抄,恰是珠帘才上卷。” ……
  “火花劫,只愿倾心报旧恩。”
  锦鲤?!
  锦鲤。 end!
  以上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

more >>

浮生尽<br><br> 若早知浮生若梦 <br> 恨不能一夜白头